咨询热线:13173730505
浙江台州椒江金丹律师
浙江台州椒江律师免费咨询
您现在的位置是:椒江事故赔偿律师 > 成功案例 > 正文

人身保险合同之免责条款的告知义务

来源:椒江事故赔偿律师作者:金丹律师时间:2015-05-21

  原告:陈某

  委托代理人:金丹,浙江建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人寿保险公司

  原告诉称:2011年上半年,台州市某区某街道某村因旧村改造,其中一家房东通过村委会联系将房屋建造承包给了一个体建筑工程承建商,该个体承建商承包后,又分别叫了打桩工、木板工、钢筋工、粉墙工等40余人进行分工合作重建房屋。2011年6月,在该个体承建商的联系下以该村村民委员会作为投保人,对该工体承建商建筑团队的40名工作人员向某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建筑工程团体意外险,为此支付保费,保险期间为一年。保险期间内,原告陈某作为一名粉墙工在上班过程中从三楼摔下致重伤,伤情达到四级伤残,三级护理依赖。原告因治病缺钱起诉个体承建商和房东,而原告陈某与该个体承建商的关系被当地法院以判决书的形式确认为承揽关系。个体承建商和房东将投保了建筑工程团体意外险的保单交与原告陈某,让其自己到人寿公司理赔。原告伤情经鉴定,构成保险合同意义的二级伤残。原告认为,该村村民委员会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合法有效,村委会作为投保人,对个体承建商下面的40名工作人员向人寿购买建筑工程团体意外险,并已支付了保费,在保险期限内,该个体承建商团队的工作人员原告陈某不幸发生意外,构成保险合同意义上的二级级伤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应该正常履行赔付义务而不予理赔违反约定。

  被告辩称,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对原告被保险人的地位存在异议。根据被告与村委会签订的保险合同约定,必须是有劳动关系的人员才能作为被保险人,被保险人身份的关键在一定要和投保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原告提供的证据中没有与村委会之间的劳动关系,也没有与个体承建商之间(保险全同中他是联系人)的劳动关系,而当地的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反而确认了原告与个体承建商之间的承揽关系,故而认为原告不是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无权提出索赔。

  经过庭审举证、质证,以及代理人在发表辩论意见时的据理力争。最后一审法院认为法律概念上的被保险人是指财产或者人身受保险合同保障,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保险合同中对被保险人法律概念的解释,均属格式化免责条款,提供该格式合同的保险人依法应当就上述免责条款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已向投保人履行了说明义务,故条款中关于被保险人的解释对原告不产生约束力。

  最后原告的诉求得到了支持。

  一审判决后,被告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一、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二、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为一审判决套用免责条款审查保险合同中的被保险人条款不当;三、认为原审原告非适格被保险人。二审中,原告代理人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运用保险法原理去解释,凡涉及加重投保人或被保险人负担,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也属于免责条款,一审被告没有将被保险人的免责事项尽到告知义务。二、原告系适格被保险人。建筑工程团体意外险非雇员责任险或雇主责任险,无须强调劳动关系的依附。本案投保人主体存在一定问题。原告代理人强调案涉建筑工程团体意外险是针对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特定人员作出投保的险种,生效判决对当事人法律关系的认定只能说明原告与案涉工程的关联性。最终二审采纳一审原告意见,维持原判。

  办案心得:被保险人定义范畴条款怎样划分到保法合同法意义上的广义免责条款,说理做到充分透彻,免责条款告知义务非但在财产保险合同上应用,在人身险合同上同样适用;同时举证充分合理,做到摆事实讲道理。

椒江事故赔偿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173730505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